梦幻诛仙手游礼包领取|梦幻诛仙手游丹青阁怎么样|
站内搜索

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投稿登录

今天是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文学校园 > 高中校园 > 文学社团 > 教育使我们富?#26657;?#25991;学使我们高贵  文学滋养心灵,教育培养智慧
江西省临川一中诗雨文学社 2014-01-14 14:19:31  发布者:南枫  来源:《文学校园》2013.5

诗雨文学社_文学校园-中国教育文学网

文学社风采

 

社团简介

江西省临川一中诗雨文学社,创于20101月,现为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优秀稿源基地,被授予“全国文学写作基地”荣誉称号。在2010年第二届中少杯、2011年第三届中少杯作文大赛中,文学社有上百位学生入围决赛。20127月下旬,诗雨文学社在第十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获得“全国百强文学社”称号。现在文学社已成为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团体会员。

 

佳作选登

八度青春

 

厚厚的窗帘阻隔了窗外和煦的阳光,只隐隐看见书柜顶上琴盒寂寞的轮廓,?#39029;?#39128;浮着,搬运这五年的沉默无言。

蓦地拉开窗帘,任阳光如精灵跳跃在琴盒?#24076;?#24448;昔回忆逐渐清晰,缓缓打开琴?#26657;?#26159;一片失望。五年的日月,早已让我的提琴松了弦,断了马尾。心存一丝侥幸的我提起琴,生疏地拉起C大调,仍是熟悉的C大调,但却是无力变味的八个音符。

正如我?#22253;?#26080;力的青春。

五线谱里,每种音阶?#21152;?#39640;低不同的八度,或激越高昂,或低沉浑厚,起伏不定的音符才构成了一首首精?#23454;?#20132;响乐。原以为我的青春也能像交响曲一样多姿,但真正奏响的却是这漫长的一个音符,最沉重无趣的音符。

我的十五岁没有“倚门回首?#31383;?#38738;梅嗅”的娇憨?#24187;?#26377;“我辈岂是蓬篙人”的不羁?#28784;?#27809;有“青春都一晌”的放纵。我是如此单调地度过我的十五岁:上课、做题、睡觉。每当翌日睁开眼,看着天花板,又开始了重复的一天。有时我甚至怀疑我的一年里只有一天,剩下的日子都在重复着第一天。

是的,我放弃了一?#26657;?#25105;爱好的一?#26657;?#30005;影、散文……还有我热爱的小提琴。

“我是?#36816;?#30340;。”我时常这样想。三毛可以为了一张沙漠的照片,为了前世飘渺的乡愁涉足撒哈拉,我却为了三年后的一纸文凭放弃真实的我。

尽管心中的不满如小兽一般竖耳、暴戾、?#24187;?#20294;我仍用厚厚的题集锁住它,关上悸动的心。

“我是听话的。”我时常这样安慰自己。为了未来放弃暂?#34987;?#23089;,是值得的吧。

过马路,躁动的红色还有三十秒就消失,百无聊赖的三十秒,?#19968;?#39038;着四周的人群:有低头看表的夹着皮包的商人,有推着水果的小贩,?#20889;?#30528;泡泡的孩子。“也许它们心里有另一个自己。”正胡忖度着,绿灯亮了,我快步向前。

是啊,也许商人曾经梦想成为作家,小贩梦想作一个歌手。但他们离自己的梦想大相径庭,却努力地生活着。也许,很多人的梦想,都化作孩子吹出的泡泡,飘飞,破灭,可孩子总要长大。

但我只会做无谓的烦闷,而不做任何一些努力。我的青春,原本可以欢快如音阶的青春,在我的满腹牢骚中成了最为?#22253;?#30340;一度,变味的一度。

改变可以改变的,适应不可改变的,?#28909;?#25105;无力改变我的处?#24120;?#37027;就去适应吧。?#20999;?#22402;涎的梦想等着我去撷取吧!

夜已深,撤去深夜里的最后一缕光亮,沉入?#23626;?#30340;梦境……

?#36335;?#36523;体轻了,飞逸出去,?#20999;?#25955;发着光芒的憧憬在我虔诚的祈祷下一个一个向我显出隐藏的面目来,那是跳跃的音符,那是朦?#23454;?#35799;歌,那是光影变幻的默片……它们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连成一只大手臂,在?#19968;?#26410;真正触及到其中的一块时,已将我温柔地?#24403;?#20102;进去……

一觉醒来,我翻出五线谱,调了琴弦,紧了马尾。深呼吸,有力地奏响第一个音符,周围的空气也震动着。一曲奏罢,内心的潮涌宣泄而出,身边跳跃如精灵的乐符配合着我奏出一年的酸涩与苦楚,久久回旋,不忍匿迹。

傍晚,走在喧嚣的马路?#24076;?#32819;畔又响起熟悉的旋律:“开始的开始,是我们唱歌。最后的最后,是我们在走。不忧愁的?#24120;?#26159;我的少年。不诚惶的眼,?#20154;?#26376;改变。最熟悉你我的街,已是人去夕阳斜。人和人互相在街边,道再见。我?#30331;?#29233;的道声再会,转过年轻的脸。含笑的,带泪的,不变的眼。”

夕阳西下,但是太阳,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,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?#21097;?#19981;恰恰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?#39029;?#36745;之时吗?伴着余?#20572;?#25105;沉静而又坚定地走着,以积极拼搏为基调,?#26757;?#21457;昂扬为和弦,跨越人生的八度!

(作者:刘雅楠) 

 

点点滴滴

温热的季节,夏日里,风吹过的午后,藏着我们的?#36866;攏?#37027;样熟悉。

总想借用余秋雨先生的一席话:“一灯如豆,尘世苍茫,断鸿声里苦雨冷。悟,?#19997;?#26080;关风月;痛,不为柔情为浮生。”

确实,抹着厚重的尘埃,“浮生”一?#21097;?#36731;寥数?#21097;?#21364;叹尽多少岁月借着清风把酒相?#20572;?#22826;多的诗颂,醉生梦死也空。

无醉今朝。我们,扮演着学生的角色,也只体味着肤浅的世?#20303;?#28459;长的雨季编织起一张张含泪的网,眉头上已不再是歌颂的文字。曾听说写文章是一种游戏,错乱地玩弄主谓宾的位置,我怕自己还没有资本,还是写不出那么漂亮的句子为狂逝的青春挽留一些什么,但我仍要用别样的情怀来写这种感叹时光的文字,一如自己已出离这个世界好久,?#21482;?#22312;许多人面前垂垂老去。因为我知道,?#20999;?#27809;有后来的?#36866;?#27880;定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,而文字却如同囤积在时间上空的浮云。这里,我只想为你,一点一滴,静?#24425;?#35828;。

一点一圈涟漪,有校园里旧时光的味道。

曾经的岁月,记忆中?#26469;?#36830;接着教室、食堂、寝?#33402;?#19977;个顶点,构成最坚固的三?#20999;危?#25105;们都在自?#30418;?#33510;爬进来的铜?#25945;?#22721;里挣扎、沉沦着:5?#31181;?ldquo;把铁炼成钢”,15?#31181;?#21644;枕头叙温存,剩余的?#25237;?#32473;教室,所以在本被课本强行霸占的课桌上还硬贴上一张脸昏睡,真是绝美的侧影,映着年少的过往。不然想起《围?#24688;?#20013;所言:“城里的人想要逃出去,城外的人想要冲进来。”——实觉人世间叹不尽的相似与相怜,记忆?#35328;?#36830;!

怀念最怕在明媚而忧伤的季节。总还记得,?#20999;?#24180;,我们老是把一些容易让人想到过去的歌拿出来唱,老唱完后还一脸假装的笑容?#33618;切?#24180;,?#33485;?#21644;好友静静躲在操场的角落,为彼此擦去青涩年华留下的泪水?#33618;切?#24180;,也会?#20204;Ρ剩?#20511;着稚气,来涂满课余的空寂,有时,和同桌来场?#26376;睿?#36824;划上“三八线”……?#20999;?#24180;,青春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,时间已把一切化作曾经。

如此,找一个靠窗的位子,把阳光放进来,写些无关紧要的碎碎念,纪念我的校园。

一滴一道忧伤,生活就是街边每一丝氤氲的?#25150;?/span>

?#20999;┧圃?#30456;识的黄昏中,?#20999;?#24180;少的恋恋风尘中,我们选择将温情的恋旧载入回忆。还记得小时候,我极爱沿着?#24433;?#34892;走。在凝望河水中的粼粼波光时,我顿觉时光同我一起正注目凝视着波光,时间匆匆的步履已然化作一泓?#35272;?#30340;水色。水中?#20999;?#24120;常稍纵?#35789;?#30340;阴影,让我迷恋了许久。儿时的我知道,那轻影,是鱼儿,而水中藏着我们的梦,梦里却想着在盛放雨季的低地,我们要放生自己。

岁月路头,我紧握无声的竹笛,都说人生弹指芳菲暮,只于消遁处尽抹童年的愉悦。

童年对于我们,是以45度角的姿态,仰望天空,阳光扑打在我们?#20391;?#30340;脸颊?#24076;?#25105;们却托着腮装着可爱。?#22841;?#20511;着年少的风旋在动漫中,有永远会被喜羊羊打败的灰太狼,有火影、死神、猎人叙着友谊战斗,嘴里还天真地喊道,我是要当海贼王的人……

?#28304;?#20123;,认识到沈从文先生,看他的童年,在凤凰小城,一片墨绿色成就他的颜色,以至于每一次走进他的文字,都是在下雨,即便有阳光曝晒这安静的城?#23567;?/span>

才总是感叹,年少时装着一腔热情跟冲劲,颠?#24425;?#30028;以后,自己再学会倒立看世界。而青春就是在这角度的旋变中开始出现棱?#24688;?#20063;许,它无关风月,无关爱恨?#28784;?#35768;,我们在青春的河流里,我们应该算是一?#26029;改?#20809;滑的石头,如此静好,守着岁月?#28784;?#35768;最后,还是只能纪念,纪念阳光下每一个花期轮回。

总在时光的拐角,我?#28783;?#24352;望,每一次珍藏的感动,都?#36335;?#26159;午夜无声泛起的凉。?#32531;?#20102;却牵挂,告别熟稔,曾把伤痕当作成长的刺青。所以人说,染一袭寒霜,剪一束暮色,撑一把青伞,行走于绝美的风景之上。而若没有别离,成长也就无所附丽,才总拼着细碎的青春,依旧是青春。

当童话失去颜色,天使折断翅膀,万花筒里的?#22836;?#34987;空无一物的繁重所代替,你告诉我,,我们最?#20154;?#32769;的不是容颜,而是?#24378;?#22859;不?#26494;?#30340;心,因为有些倾注一生心血的事,会被时光无情抛弃。但追?#22467;?#25110;许就应该义无反顾,因为,有些?#19978;瑁?#38656;要经过漫长的?#21364;?/span>

正如安东尼所说:“生活是一场又一场美好事物的追逐。”所以才舍得?#20204;?#26149;换取。

“青石板,烟柳桥;西子?#24076;?#20848;花舟”——想用着点点滴滴为你催成一幅画,我上的色,你抒的情……

以七堇年所说:“命运待我如此优渥,以致岁月是否宽宏,已不足为念。”是啊,?#20999;?#34255;在这里的点点滴滴,仅是一张薄纸所承载的味道!

(作者:曾志强)

上一篇:山东省东营市第一中学二月文学社
下一篇:四川省双流?#26286;?#20013;学?#26286;?#25991;学社

?#25945;?#38142;接
 
梦幻诛仙手游礼包领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