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幻诛仙手游礼包领取|梦幻诛仙手游丹青阁怎么样|
站内搜索

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投稿登录

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校园文学 > 中学生文学 > 文学新蕾 > 教育使我们富?#26657;?#25991;学使我们高贵  文学滋养心灵,教育培养智慧
马珮文: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“十佳”小作家 2016-12-01 14:38:17  发布者:丁毅  来源:大赛秘书处


>> 简介

马珮文,女,江苏省扬州中学高二学生。在《美文》《语文报》《中学生优秀作文》《创新作文》等杂志发表多篇文章。曾获语文报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,恒源祥文学之星初中组全国一等奖,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提名奖等荣誉称号。

>> 获奖理由

    马珮文的写作不管是文体还是题材,都敢于尝试。她用写作拓宽自己的视野,思考自己的生活,并不断反思追求,于是,从她心里流淌出的文?#24535;?#26377;了深度。她的作品往往角度新颖, 构思精巧,能从平凡的生活中发?#20013;?#24847;。

 

绿铁皮信箱

□ 马珮文(江苏扬州中学高二)

老城区的平房,一栋挨着一栋,亲昵地?#34174;?#30528;,没有特意装饰的花?#26376;?#21270;,信箱也只是随意在?#22870;?#19978;寻了一块地方,?#20204;?#25171;打了事。军绿色的铁皮信箱大大方方地半敞着,没有人家会特意去挂上一把小锁。寒来暑往,谁也不知道彼时热闹的信箱会在哪一天忽?#24187;?#20102;声响,而我最爱做的,便是透过那条细缝不住地窥望,将心中的向往投向那小小信箱中。

一叠报纸随手放在方卧?#30001;希?#24182;不着急看。方卧子是老人家的叫法,不过是一张矮木桌子, 人进人出,水杯、钥?#20303;?#31958;果?#23567;?#33647;罐子…… 密?#35328;训?#22260;在一起,一桌的生气,仿佛一?#38395;?#22696;,在心上浸染开来。

最先翻开报纸的是年至古稀的奶奶。习习的风穿过窗棂,惹人微醺,日益?#29616;?#30340;眼疾让她只能瞥一眼醒目的标题,然后悠悠地叹一句,把目光挪向下一个标题。而年幼的我则像个小尾巴似的缠着奶奶,不懂事地让她读这个念那个。

    晚饭前的时间,读报纸的是父亲。相比奶奶,他读得要仔细很多。在我眼里,读报时父亲的表情时阴时晴。若是读到什么有意思的, 他会念给我听。又有时,他会忍不住一种愤慨站起来。

最后读报纸的是爷爷。爷爷是真正地在读报纸,他不仅读得认真,还剪贴做?#22987;恰?#20182;会慢条斯理地戴上那副伴他多年的老花镜,关在房里一下午。油黄的纸张映着爷爷晶蓝的字, 一沓又一沓,收在床底的纸箱里。我很羡慕这种很有文化的做法,便装模作样地学。但到底是年幼,大多剪下的,只是些精美的插画和让人心疼的?#31034;洌?#31896;在心爱的?#22987;潜旧?#20102;。

    时间总会让人淡忘一?#24515;?#24819;,小小的我没去过什么远方,更不认识什么远方的人,哪会收到来自远方的信呢?哦,绿铁皮信箱,那种热切与渴望源自我的年少,我的年少又在那种热切与渴望中产生美好的向往。

 
一个人的瓦尔登湖

□ 马珮文(江苏扬州中学高二)

 

那时候,我在读《瓦尔登湖》,醉心于梭罗笔下?#20869;?#33258;然的独居生活,常常不能自?#35757;?#33222;想着属于我的那一间小木屋,连时间也仿佛放慢了?#25386;劍?#30495;静啊。

怀宏先生在《梭罗和他的湖》中曾说: 它的读者虽然比较固定,但始终不会很多, 而这些读者大概也是心底深处寂寞的人,而就连这些寂寞的人,大概也只有在寂寞的时候?#20102;?#25165;能悟出些深?#19969;?/span>梭罗的文字是要一品再品的,我?#19981;?#21632;嚼他隐居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简单微小到一张记录日常收支的?#35828;ィ?复杂艰涩到无数次黎明远眺时油然而生的喟叹。梭罗将他对生活与自然不尽的思索与追?#25163;?#36827;那干净细腻的文字中,跨越时空的限制,与这世间平等地对?#21834;?span lang="EN-US">

我曾一度觉得,那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。我们不可避免地身处在社会这张巨大的关系网之上,喂马、劈柴,周?#38382;?#30028;也只是在诗中才能够实现的美?#32654;?#24819;。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迅速风靡的微信朋友圈让本就拥挤不堪的空间愈发纷?#36965;?#22312;一片嘈杂中,我们甚至无法获得片刻?#26469;?#30340;自在,无法将追索的目光投得更远一些。

第一个夏天,我没有读书,?#39029;?#35910;子地去了。有时,我独坐在洒满阳光的门口,从日出一直到正午,出神冥想。每当我读到这?#20301;?#26102;,便会?#31168;?#29983;出置身于那个种满山核桃树的小山坡的错觉,四下一片安谧,唯?#24515;?#20799;在近处歌唱,多么令人羡慕啊。透过梭罗隔世的文字,我渐渐发现,梭罗提倡的生活方式并不是远离尘世,相反,它与泥土接壤, 扎根于生活?#26087;恚?#23427;极贴近我们的心。

    这让我想起?#22235;?#24515;,一位质朴又可爱的老人。在纽?#25380;?#21326;的大?#23576;?#20043;下,他潜心美术文学创作,在一个越来越快的时代写下了从前的慢。周遭环境越嘈杂,寻求内心的平静就越显得重要。尽管后工业化的社会阻碍重重,我们仍旧可以探寻通向?#19968;?#28304;的?#26408;丁?span lang="EN-US">

    有人将孤独等同于寂寞,我认为寂寞是内在空虚的显露,而孤独则是心灵强大的体现。我们的身边不乏那种一刻也不能放下?#21482;?#36339;出朋友圈,不去猛刷存在感的人,在反反复复的点赞与转发中,他们?#35757;?#23601;真的不再感到寂寞了吗?#21051;?#22810;人在微信与朋友圈中找到了一点新鲜感与存在?#26657;?#20415;误以为是生活的全?#35838;?#24230;,以致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, 忘记了生活的本质或者说本质的生活。孤独源于思考,而思考拓宽了我们灵魂的深度与广度。毫无疑问,当梭罗诗意地栖居在瓦尔登湖?#29616;?#22609;自我心路历?#28108;保?#20182;的内心一定是无比丰盈的。

    人们很早便懂得的一些?#35272;恚?#36825;么多年来,它们依然被人反复提起,每当我想起这些, 就会涌起一种深深的归属?#23567;?#26080;论现实生活多么残酷匆忙,梭罗都不会大吵大闹,他始终是一个人,他清楚地明白,有些事情只能说给懂得的人听。他安安静静的背后,是山呼海啸的响应。

上一篇:张涵之: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“十佳”小作家
下一篇:薛诗瑶: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“十佳小作家”

?#25945;?#38142;接
 
梦幻诛仙手游礼包领取